新京报讯(记者 黄鑫宇 吴荣奎)2月11日,魅KTV投资人、桔子水晶酒店原创始人吴海,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了《哎,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》文章。文章里,他就各地目前纷出的帮助中小微企业战“疫”的政策,特别是社保金和租金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新京报第一时间就此专访了吴海。

不是“哭穷”

新京报:你为什么决定要写这封公开信?希望起到什么样的效果?

 

吴海:两个原因。首先,中央包括各级政府已经明确提出要“保增长”“稳就业”,各地方也因此出台了很多政策。政府已经准备要做了、要准备实质性的花钱。但我认为,这些政策不太容易落地,不太容易实质性地帮到中小微企业。既然政府决定要做了,我们就把它做好一点,我可以出点主意。

其次,我发现现在有人在网上嚷嚷,银行就开始贷款了。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。不能说,我嚷嚷就我得利,不能干这样的事情。因此,我也说,你给我贷款,我也不要,要了的话,我也就成有目的的了。

我提的这些建议,不是“哭穷”,而是希望推动政府制定出更好的政策、帮到所有的中小微企业。这就是我的目的跟初衷。

新京报:现在哪些地方出台的政策,你个人认为满意?

 

吴海:以社保为例,我印象中,只有一个小县城出的政策,提及社保金可以返还几个月。但在春节后一些地方出台的几个政策,我个人认为是有助于“缓解”困难,但是解决不了真问题。

目前多数都是社保缓交政策,但那是一笔应付款。缓交6个月,经济可能会有一个大的恢复,但企业的业绩肯定会受影响。6个月以后,你可能面对的是交一大笔钱,同样会“死掉”。

2015年3月31日,桔子酒店CEO吴海。资料图片/周岗峰 摄


改“银行贷款”给企业为“变相贷款”给物业

新京报:目前一些企业开始拿到了最直接的融资服务。对此你的看法是?

 

吴海: 现在这些条款中,大家认为效果最直接的就是银行贷款。但是中小微企业怎么可能贷到款呢?没有抵押。

政府让银行来贷,银行又是市场行为的主体,这样的话会贷给谁呢?就是那些有资产做抵押的企业。过去可能不给他们贷,是因为他们风险比较高;但现在给他们放贷,是因为他们好歹有抵押。但这些企业可能贷或不贷都会死,贷了之后又会怎么样呢?

还有一类企业会“拿”到贷款。就是过去贷了,现在不让抽贷,银行说“我贷了也没有责任,就给他们放贷了。”实际上,这是饮鸩止渴,变成了一种非常低效的贷款。

这两类之外,绝大部分中小微企业不可能贷到款。从银行的角度出发,也不应该给他们贷款,因为风险太大。

所以我认为,“最直接的银行贷款”这条是行不通的。我的建议是“变相贷款”。即租金缴费在疫情结束后6个月再交,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,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。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和房屋押金可以做抵押,坏账率会比现在的要低。

这样既贷了款、又解决了企业的房租问题,这是一个策略。

免社保金,企业负担减轻,政府也划算

新京报:社保金方面,你的建议是比较激进的。提出意见的原因是?怎么做你认为是合理的?

 

吴海:现在,有不少中小微企业停业,我提出一个“失业不失岗”的概念。企业还给员工付薪,大家按一定比例协商,例如最低工资的80%等。但这时的社保金是绝对不应该交的,因为员工已经失业了;而且,这时的社保金和失业金是应该拿出来,给失业员工进行补贴的。所以,政策上不仅应该在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金,还要给企业、给员工进行一定的补贴。这样,员工手上拿的钱多了,企业的负担也就轻了,能够撑过这段时间,社会资源也没有被浪费。

可能有人会认为社保会付出太多,不行。但如果政府不这样做,可能付出的更多。大家都失业了,钱从哪出呢?

大部分企业垮了要重建,所有的资源都变成低效投资或零效投资,那有银行贷款的又出现问题了,这就容易形成新的危机。

表面上看免社保金,政府不划算,但这样一算下来,其实是划算的。所以,在我看来,国家应该这样做。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简单算法,我不是经济学家,但我觉得是合理的。


受影响企业的租金物业应按7折收取

物业应该成为银行的贷款方

新京报:你为何在公开信中认为政策中关于租金部分不够合理?

 

吴海:关于租金部分,我认为现在国有物业免租金的政策,是不合理的,因为最后都是要由政府来承担。